懷特

首頁  >  訊息中心  >  詳細頁
04/16

2016

特色新藥 小國藥廠也能立足世界

媒體報導

我過去曾在政府部門負責生技產業規畫,當時對國家是否應發展生技產業曾聽到不同論點:台灣這樣一個小國家,要大量投入資源在費時的生技產業?或是放在有快速成果的電子產業?實際上,像以色列、瑞士、新加坡、愛爾蘭等小國,生技業也能有所發展。如以色列的Teva已名列全球藥廠第9大,但起初因為深知無法與輝瑞、諾華等大廠直接競爭,因此先鎖定學名藥,逐步研發改良型新藥,最後投入全新成分新藥。

台灣能做什麼?必須考慮我們在國際藥品市場競爭上的相對比較優勢,可以從「me-too」的學名藥到做出「me-better」的改良型新藥,如改變劑型或使用途徑等;或將國人已有悠久使用經驗的中草藥,科學化、國際化,針對未滿足的醫藥需求(unmet medical needs)開發成符合國際藥政法規的植物新藥。當然,等到經驗齊全後,繼續以「me-first」為目標。台廠藥品只要逐步漸進、到美國市場去「打大聯盟」,通過美國FDA核准,這樣就有機會進到世界的舞台。

世界各國都在重新檢討高藥價問題,台灣是新興國家,已不太可能再負荷高藥價。因此我們要從「優質平價」的角度去開發藥品。美國現今健康照護費用占GDP高達16%,造成政府負擔,台灣約僅維持6到7%,因此得盡量用合理的價格滿足人民需求。

我國政府各部門都努力發展生技產業,如科技部投入龐大資源支持基礎及創新研究;經濟部以透過法人研究單位進行創新產品應用開發及臨床試驗,協助生技公司上市櫃等;食藥署也投入不少心力修訂藥政法規,加速新藥臨床試驗與上市審查。但很可惜國產新藥及創新醫材卻無法透過健保署合理的健保藥價給付,將「本夢比」轉化成「本益比」。

我們應從健保、藥物經濟學角度檢討藥價,透過適當回饋機制完成生技產業最後一哩路,達成政府、人民及產業的三贏境界。

(工商時報)